拍照很慢的人
微信DK199603

我眼中的2015,我的2015  

         2015年是我用相机拍照的第一年。不得不说,透过取景器,我的世界发生了改变。直到现在,快门6741,一路都是自学,自己在摸索。年末了,就选出十张图来做个总结吧。
        如果不记下来,终有一天,我怕忘掉。

        我的外婆,老太太非常喜欢拍照。这张算是她烧完炕后的摆拍吧。买相机以后都是M档,当时及其鄙视自动挡,所以竟然认为M档就是全M,就连对焦也是M。快门有3000多的时候我偶然与朋友交流之间才明白M档与对焦无关,顿时明白了那些测评说镜头对焦快,指哪打哪。在此之前几乎所有的都是手动对焦。都怪我没有仔细阅读说明书,还固执己见,现在想想真是太可笑了。当时怕朋友笑我,都没好意思说出口。不过好的一点是我从一开始就慢慢习惯了手动对焦,就算恍然大悟之后,还是喜欢手动对焦。总之一切自动的东西都不会太准确,或许只能表现出机器的想法。很多情况下还是得靠自己动手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画面。可能手动错过了好多画面,但现在就算是手动头我也能安心拍,也算是因祸得福吧。 

       到学校以后,整整一个学期,前期后期都没什么进步。那时候可能我喜欢的只是拍照。图虫几乎每天都会刷,看的不少。期间还借钱买了脚架,但整整一个学期下来,真正值得留下的就只有这张了。
        那天晚上学长毕业离校,跟他心爱的女孩相拥告别,我按下了快门。后来据学姐说学长当天晚上在火车上发短信跟他表白。如今,他们已经在商量着要生几胞胎了,然而我还是单身狗一只。所以这张照片应该可以算是他们爱情开始的见证。绝大多数情况下,拍照的人很少会出现在自己的镜头里,但总有一天,照片里的人可能会感谢相机后面的那颗头,我想这也许就够了。
        很荣幸能够留住这一刻。

        暑假回家之后,用的最多的是八羽怪。虽然是几十年前的老头了,逆光死,成像质量差,但我最满意的几张反而都是用它拍的。
        那天下午我百无聊赖在拍猫,村子里一个爷爷带他外孙女来我们家走散心。外婆说小妹妹这么可爱让我给拍张照,当时小妹妹离我很近,透过取景器,转动对焦环直到画面清晰,按下好多张。感动往往在不经意间。
        我问她:“你妈妈叫什么名字啊?”
        “我妈妈叫妈咪。”
        我会把这些洗出来,过年回去送给她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们家的猫小的时候总是喜欢钻进被窝跟我同床共枕,但直到现在我才明白,那可能就是所谓的同床异梦。现在回去,基本是碰不到他的。所以用八羽怪这种全手动而且对焦行程很长的镜头拍他,也不是怎么容易。经常被他发现之后逃之夭夭。对于农村人来说,猫跟别的都不一样。别的可能最终会变成一锅汤,一碗肉,甚至是一根鸡毛掸子,但是猫不会,即便猫不幸吃了鼠药,他也不会选择死在家里,他会自己找个地方默默离开。
        我敏感,而又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。大多数情况下喜欢独处,有时显得没心没肺,甚至是无情无义。如果上一世我不是一只猫,下辈子如果有的选,我会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   我的外公,民国二十三年生人,如今已是耄耋之年。辛劳一辈子,年过古稀,却得了重病。原本和蔼的老人,变得生活几乎不能自理。暴食暴饮,脾气也暴躁起来。唯一没变的,就是庄稼人的本性。手脚都不利索了,劈柴喂鸡,挖地种菜,这些活,拦都拦不下。幸好的是,家里没有放弃,老人每天都得吃药。治心脑血管的,治前列腺的,治肺的,这些药量,几乎可以当成一顿饭。
        我的爷爷,在我出身前就去世了。由于一些原因,我从小在外公家长大,所以,我的外公就是我的爷爷。老人这么多年,教育我最多的一句话可能就是:“勤有功,嬉无疑”。他没有读过书,但我感觉他有很多话说的很对。
         今年上半年,外公又犯了急症,一如十年前。幸好治疗及时,算是又捡回一条命来。暑假回去第一天,他跟我说,窑洞里面有一只猫生了小猫,让我去捉。我去那边找了半天,没有。他又说窑洞那边有一只摔断了推的大公鸡,让我捉回来吃肉,我去找了,还是没有。后来我听外婆和妈说,也让她们找过好多次了,但根本就是子虚乌有。我实在不愿意承认他这是老年痴呆症,但是整整一个二十多天的假期,在他的描述中,我知道到了他眼中可以看到两张嘴的公鸡,背着小猴的猴子,带着小猫的母猫,两个头的牛,野猪,豹子,还有密密麻麻缠绕在树上粗如碗口的蛇。整个夏天,他的快乐就是坐在门口,路边,看他眼中奇特而又怪异的动物世界。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乐此不疲,像极了蒂姆•波顿《Big fish》里面老是讲起他那些光荣经历的父亲。有好几次,他提醒我说千万不要去摘核桃树上的核桃,因为树上全是蛇。我宁愿相信那一切都是真的,有猴子,有野猪,有两张嘴的公鸡。但我真的看不到。
        妈看到我在给外公拍照,她说:“你外公年龄大了,给多拍几张”。
        谁应该都会有那么一天吧。

        康德说,世上只有两样东西使他敬畏,那就是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。
        拍星空银河也算是我的初衷。这张拍于农历七月初七,算是幸运,月亮刚好被一块云遮住。半幅配狗头,其实不放太大的话也能看,算是比较成功的拍摄了,星星没有拖线,就是前景是黑漆漆一片,比较遗憾。
        那天晚上我独自一人,身处旷野,坟墓以及远处的犬吠都没有让我感到害怕。因为头顶有灿烂星河。如果有幸亲眼目睹过大自然的美妙,会释怀很多。很多时候对于一个人而言,最重要的,可能是要能看得到。

        外公跟外婆每年都会有这样一张照片,以前是长辈拿胶片拍,后来是卡片,再后来是我哥用他的佳能6d,今年是我。这是一张真正意义上的摆拍,那是我离开家的前一天下午,我妈妈说我回来整整一个假期都没大家一起合个影,事实上我几乎每天都在拍,只是没有像往常一样让外公外婆摆拍,而且那些,无论从构图还是拍摄难度来说,或许都要比这张好。但是我还是决定选了这张。两个八十多岁的老人,虽然外婆是个乐观主义者,但这一刻,我看得到她的疲倦,她真的老了。而外公,他整天沉浸在自己的“动物世界”里,很难对别的事情保持专注,从这张照片来看,即使是零点四秒,他也没能保持得了。
        美人白发,英雄迟暮。谁逃的过?

        刚开始的时候,图虫上看过无数爬楼的大片,当时惊叹之余我也想,何时有机会登高望远,能目睹城市夜景,拍出可以收获无数赞的照片。机缘巧合,我找到了这个机位。期间来来回回去过五次,天气最好那天,阅兵蓝,而我没有带内存卡。所以好的拍摄习惯真的非常重要。拍完这几张,最后撤退的时候遇到保安,惊慌之余不幸摔倒,狗头摔了一下,至今也没修。日暮西山,华灯初上,可惜难与人说。
         风光摄影一向都是非常严肃的,而且后期往往也不简单。最初励志当一个风光狗,现在看来,我付出的努力,还远远不够。

        狗头摔了之后,只剩一个八羽怪。在此期间,看了不少大师真正能称得上是摄影的作品,开始有计划的去拍。慢慢对器材的热度下降,对器材也没有绝对的要求。狗头摔了,反而让我能够真正去拍照。
        这张就是用手机拍的,虽然放大后完全没法看,但我还是选了这张。我们的生活有时可能太过严肃,太过顺理成章。但是电光火石之间,往往会有精彩的故事。所以抓拍是一件难度不低但却真正有意义的事。
         谁能知道下一刻,真正会发生什么?

        这是一组图。虽然到最后我什么都没有等到,失去了还要受到惩罚,但我不会忘了这组图的。故事都在这了。↓↓↓
http://kdu13.lofter.com/post/1d13a05a_95361f9

         最后,我得感谢我爸我妈。我们家虽然不富裕,但从小到大,我想要的东西,他们俩都能满足。也感谢2015一直在拍的自己。这是第一个年终总结,以后,可能还有好多个。
        我不要停。

 

评论
热度(3)
© 多彩的黑 | Powered by LOFTER